朝觐篇

3873

朝觐的要素、当然义务及圣行

  • 朝觐的要素
  • 朝觐的当然义务(瓦直卜)
  • 朝觐的圣行

  • 朝觐的要素

    1-受戒:

    安拉的使者(愿主福安之)说:“一切工作唯凭举意,每个人将依自己的举意得到回报。”[ 《布哈里圣训实录》辑录。]

    2-奔走礼:即在赛法与麦尔卧之间奔走。

    安拉的使者(愿主福安之)说:“你们奔走吧!安拉规定你们奔走。”[《艾哈迈德圣训集》辑录。]

    也有学者认为奔走礼属于当然义务(瓦直卜),无意间撇下时,可以通过罚赎(宰牲)弥补之。

    3-驻阿尔法:

    安拉的使者(愿主福安之)说:“朝觐就是驻阿尔法。”[《提尔密济圣训集》辑录。]

    4-巡游天房:

    安拉说: “叫他们围绕那间古老的天房而环行。”(朝觐章:29)

    - 提示

    该四要素也是朝觐的主命功课。丢弃其中任何一项朝觐无效。

    朝觐的当然义务(瓦直卜)

    1.在戒关受戒。

    安拉的使者(愿主福安之)在叙述戒关之后说:“这些戒关是这些地区居民朝觐或副朝时举意受戒的地方,也属于经过这些地方前往麦加履行朝觐或副朝者的受戒之地。”[《布哈里圣训实录》辑录。]

    2.白天驻阿尔法者驻至日落。

    因为安拉的使者(愿主福安之)曾驻阿尔法直到日落后离开。

    3.夜宿穆兹代里发。

    安拉的使者(愿主福安之)朝觐时曾夜宿此地,他还说:“让我的教民向我学习朝觐的功课,因为我不知道来年还能否与他们相见。”[《伊本•马哲圣训集》辑录。]

    使者特许老弱病残后半夜离开此地,这就证明夜宿此地是一项必须要做的事。另外,安拉命令在禁标处记念安拉也证明夜宿此地的必要性。

    4.在晒干肉的三天里夜宿米那。

    安拉的使者(愿主福安之)特许牧羊人可以不夜宿米那 [《艾布•耶阿俩》辑录。]

    这证明夜宿米那本身是一项必须得做的功课。也有学者认为这几日夜宿米那是“受强调的圣行”,弃之为可憎。

    5.射石。

    安拉说: “你们在数日内记念安拉”(黄牛章:203) 这里的“数日”就是指晒干肉的几日。

    射石只是记念安拉的一种形式,因为安拉的使者(愿主福安之)说:“规定巡游天房、奔走赛法与麦尔卧以及射石都是为了记念安拉。”[《艾布•达乌德圣训集》辑录。]

    6.剃发或剪发。

    安拉说: “你们必定平安地进入禁寺,有的人剃头,有的人剪短发,你们将永不恐惧。”(胜利章:27)

    7.辞别巡游。

    伊本•安巴斯传述:“人们奉命所干的最后一件朝觐功课是辞别巡游,但月经妇不必巡游。”[ 《布哈里圣训实录》辑录。]

    朝觐的圣行

    除主命、当然义务以外的其它朝觐功课都属于圣行。朝觐的圣行有:

    1.受戒时洗大净。

    2.穿白色的两件戒衣。

    3.高声诵念应召词。

    4.阿尔法日前夜宿米那。

    5.亲吻黑石。

    6.在副朝与单朝和连朝者的初巡游中袒露右肩,把上片戒衣夹在右腋下,戒衣一头搭在左肩上。

    7.在副朝与访游的巡游中前三圈疾行,即快步行走。

    8.连朝者和单朝者做初巡游。

    朝觐的圣行

    撇弃朝觐中的任何一件圣行工作者,不必做任何罚赎,其朝觐是全美的。

    朝觐的当然义务(瓦直卜)

    撇弃任何一件朝觐的当然义务(瓦直卜)者,必须因这个缺憾而宰牲放血作为罚赎。